在今年6月底的时候,华安策略优选净值已经创历史新高,超过了2007年的最高位,也超过了2015年6月上半月上轮牛市的最高位。很多人买基金没赚到钱,是因为他们进进出出太多,眼看一波行情涨很高就追进去,跌了就又马上卖掉,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,可能最终你也会有些收益,但是因为你的频繁操作,会大大降低基金本身所获取的收益率。
我觉得买基金,其实并不是买它的组合、仓位或者板块配置,而是“买一个人”。在某种程度上,价值投资就是投资“人”,即投资企业背后的人,投资基金背后的基金经理。只有你认同这个基金经理及其操作风格,你才会中长期去持有它,而不会每天看到净值波动就按耐不住地要去操作。
“价值投资于我,是一种信仰”
杨明:投资是一个特别枯燥的活儿,每天在无数的数据、政策和消息面中,进行筛选、解读和再梳理,我们真实的工作远没有影视剧中的金融精英那般靓丽光鲜。和许多行业研究员出身的基金经理不同,我在进入金融行业的很长一段时间,从事的一直都是宏观分析师的工作,冥冥中或早已注定,我在各种投资派系中,天然地、毫无疑虑地选择了价值投资。
价值投资于我,是一种信仰。我相信有价值的好公司,无论当下股价如何偏离其价值中枢,终有一天将会回归,这不是“会或不会”的问题,而只是“何时”的问题。而且只要真有价值——比如这意味着每年正常回报率达到20%,那么一年不涨,只是将下一年的潜在回报率提升到40%——时间会给愿意等候的人更加丰厚的回报。
在这里,我并非是想做一次“传教士”,把大家也变成一个和我一样的价值投资者。在我看来,条条大路通罗马,问题是你必须选择并坚持一条适合你的道路走下去。如果方法是漂移的——今天是基本面、明天是技术、后天是题材,那就是没有投资理念,这是投资的最大忌。因为这意味着你在方法的漂移中,放弃了任何一种方法所具有的多次选择后消除一定不确定性、获取一定系统性收益的功能,你获得的收益甚至小于坚持随机选择带来的收益,而风险还大于坚持随机选择所冒的风险。
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我,投资不是一些数字,也不是一套策略,而是一种态度、价值观。它既有严格的理论基础,又兼顾人性的弱点。在我看来,价值投资与投资的本源相通——它使得投资和投资者本身都更加平衡、从容、愉悦,回归投资的本质。

芒格曾说:“好的投资都是无聊的。正是等待帮助你成为一名投资者,很多人只是无法耐心等待下去。”日复一日、不忘初心的坚持与等待,或许平淡,但这才是投资最真实的样子


相关话题:#你心中的牛人牛基都有谁?#